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重生六零:俏田妻,长官宠上天! > 第2340章 彻底断绝关系
    推荐:巫医觉醒https://www.guibuyu.org/。

    听到儿子轻唤,罗明珠无需多想,便知儿子是在担心她有被不孝女气到,轻摇摇头,表示自己没事,罗茗岚说:“回家吧!”走出酒店,罗茗岚觉得今日见女儿沈蔓一面纯粹是的多余,她

    就不该让儿子把人约出来,不该踏进这酒店,不该对不孝女说那些话。

    因为她所言,简直像是在对牛弹琴!

    “妈你用不着伤心,你还有我和川弟。”回家途中,沈泽抿唇静默半晌,忽然道出一句。闻言,罗茗岚看向儿子,嘴角动了动,轻“嗯”了声。伤心?为那么个不知悔改,冥顽不灵的女儿

    伤心,没必要,她只后悔不该生下沈蔓这么个祸害!

    “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?”怀着些许不安,沈蔓走进家门,见继子继女没在,只有男人坐在客厅,嘴角微抿,静默片刻,视线锁在男人身上,没什么情绪地问了句。慢慢抬起头,男人迎上

    沈蔓明显有些复杂的目光,嘴角噏动,好一会,嗫嚅说:“不是我想不想问,是你愿不愿意告诉我。”男人名叫葛健,是个憨厚老实人,但这不代表老实人没脑子,不代表老实人傻到什么话

    都听不出,就何文来葛家与沈蔓之间的对话,葛健清楚察觉到,他二婚娶进门的妻子不是个简单的女人,好吧,在两人结识,到领证期间,他其实就已看出即将要娶的女人不是普普通通的家

    庭妇女,奈何对方小意温柔,而他鬼使神差地喜欢上这个调调,于是,在明知对方或许不是良配的情况下,和人领证正式成为夫妻。

    这会儿要说他心里对这女人没旁的想法,那肯定是假的。一个为点私怨就祸害侄女,给娘家人添堵,甚至引发起一桩命案的女人,其心思不可谓不深,作为枕边人,对此,他难免心存忌惮

    ,怕自己或者家中儿女与对方发生什么难调和的矛盾,被对方暗戳戳给算计上。但若是就这样与其离婚,又显得他太小肚鸡肠,毕竟到目前为止,对方和他还有一双儿女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得

    还算好,彼此间并未产生任何矛盾,如此一来,他提出离婚,既突兀又显得做人凉薄。两种思绪在脑中交织,葛健纠结不已,一时间很难决定要不要离婚。“行,我告诉你,我只是介绍何文

    和我侄女认识,旁的什么都没做。另外,之前来找我的年轻人是我弟,不过,从今天起,他和我不再有任何关系,如果你介意一个外人说的话,”这个外人无疑是指何文,沈蔓直直地看着葛

    健,看着她的二婚丈夫:“那咱们现在就去办离婚手续。”以退为进,是她此刻唯一能做的,她不需要同情和怜悯,更不想在这个家把日子过得憋屈,但也不想像丧家之犬似的,从这个家走

    出去,一个人无目的在外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人是群居动物,她需要一个家,一个能让她落脚,稳定生活的地方。葛健怔住,良久,他脸上露出抹笑容:“离婚?净瞎说,咱俩过得好好的,做什么要去离婚?!”话虽是这么说着,然

    ,葛健心里不是没有成算,他续说:“不过我不想看到你对咱们自家人用心眼,你也别怨我把话说得太直,我只是不想看到咱们家鸡飞狗跳,被街坊邻居当做饭后谈资来笑话。”沈蔓没想到

    眼前这憨厚实在的男人会对她说出这么一番话,她眼神愈发复杂:“你是说我太有心机,对吧?”

    葛健错开对方的视线,闭口不言。“是,我是有心机,但我不是神经病,见谁都想算计,何况我并没有算计过任何人,是有些人本身蠢得没脑子,从而做错事,不知自我反省,却要怨怪到

    无辜的人,而我,很不幸成为那个被怨怪的无辜者,现在你既然要和继续过日子,那么我希望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说些不中听的。”语罢,沈蔓回房间,留下男人独自坐在客厅,压根没去管男

    人听完她所言会露出何种表情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沈蔓肩挎一款女士皮包从房间出来:“我出去办点事,五点钟应该能回来。”她是想出去找个清静的地方转转,要不然,她憋得慌。沈蔓确实自私自利,满脑子算计,可她真

    没想过算计生养她的母亲和两个同胞弟弟,事实上,这三个亲人她的的确确没算计过。然,被她视作最亲最亲的亲人,现如今彻彻底底和她切断关系,想想,沈蔓就心痛不已,觉得自己不被

    理解,不被爱护,觉得自己被亲人抛弃,从今往后就是孤家寡人一个。

    心中悲凉,沈蔓便想着到外面散散心,免得压抑太过,忍不住在家发脾气,继而闹出家庭矛盾,真应了男人说的,被街坊邻居看笑话,当做饭后谈资,嘀嘀咕咕议论个不停。“爸,你真不

    打算和那女人离婚?”沈蔓前脚走出家门,葛健的女儿葛婷来到客厅,在其身后跟着兄长葛宏,少女眉头紧皱,鼓着腮帮子坐到葛健对面的硬木沙发椅上,气呼呼说:“她就是个坏女人,我

    不想她继续留在咱们家!”葛宏坐到妹妹葛婷身旁,面上倒没有特别情绪,只是淡淡说:“我尊重爸的意愿,但她要是敢咱们家的人耍心思,爸可别怪我对她不客气。”“哥!你刚刚不是有

    答应过我,要和我站在一条战线上,建议爸爸和那个坏女人离婚吗?”葛婷双眼圆瞪,眸中满是不满。“我既没点头又没做声说什么,怎么就答应你了?”挑眉看眼妹妹葛婷,葛宏将视线挪

    回父亲葛健身上:“我妈去得早,多年来您为了不让我和妹妹受委屈,一直没有再婚,爸,您这些拉扯我们兄妹长大,我知道您很不容易,如今,你能主动和一个女人领证结婚,说实话,我

    其实挺高兴的,毕竟我和婷婷一天天在长大,日后有了工作一忙起来,难免会忽略到您的日常生活,在这样的情况下,您身边若是有个伴儿,我们在外工作也能放心得下,但这得有个前提,

    就是那个女人是真真正正和你过日子,否则,我不会接受她留在咱们家。”

    微顿片刻,葛宏又说:“到目前为止,沈阿姨对您对我和婷婷谈不上有多好,却也不算差,我看得出来,她确实是个有心机的,可只要她不把心机用在咱们一家人身上,不用她的心机在外

    面伤害无辜,我是不会说什么的。”“哥,那个坏女人介绍有夫之妇和有妇之夫认识,这难道不是在伤害无辜?而且都整出了人命,可见那坏女人有多恶毒!”葛婷语带鄙夷地说着。“首先

    说明,我不是在为谁说好话,是事实本身很清楚,沈阿姨只是介绍那两人相识,即便后来有说过什么不当的言语,可她并未摁着那两人的头,要他们胡混在一起,是他们自个没带脑子,乱来

    前不想后果,导致后面出事,牵扯到人命。这要说谁有错,首当其冲是那乱来的两个人!”葛婷听兄长葛宏这么说,气得上手就在其胳膊上掐了下,愤愤说:“你这是没帮谁说话吗?你明明

    就是帮坏女人说话好不!要不是她介绍有夫之妇和有妇之夫认识,那两人能搅合到一块儿?不搅合到一块,能有后面那些事端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吵个什么劲?”葛健头疼,他不想在听到有关那乱七八糟倒灶的事,沉声说:“你沈阿姨愿意在咱家踏踏实实过日子,大家就还是一家人,她要是不愿意,我会和她去办离婚。

    你们兄妹俩尽管放心,爸不糊涂,不会因为一个女人,就让咱家变得鸡飞狗跳,被街坊邻居围观看热闹。”儿女是他的一切,谁都不能让他们受委屈!从感情上来说,葛健对沈蔓的在意程度

    远不及前妻留下的一双儿女,如若真有一天沈蔓对葛宏兄妹用不好的心思,等着她的,势必是被葛家扫地出门。葛健绝对做得对!老实人有时候轴得很,何况葛健有脑子,不是个被女人随随

    便便牵着逼走走的糙汉子。人是钳工,且是八级钳工,没点脑子,能有今天这资历?

    沈家居住的大院。

    “这是去哪了?”沈老爷子在客厅坐着,看到罗茗岚和沈泽母子俩自门外进来,不由放下手上的报纸,随口问了句。沈泽本能地想要作答,就在这时,罗茗岚女士,他亲妈先他开口:“我

    让小泽陪我去见了沈蔓一面。”罗茗岚女士很清楚,在老爷子面前,什么事情都瞒不过,除非老爷子不想知道,要不然,今日能够侥幸欺瞒,回头总有一天会被老爷子知道。与其到时闹出不

    愉快,眼下直接把事说明白最好。沈老爷子当即就脸色一沉:“我说过什么你们娘俩是不是都忘了?”罗茗岚女士在客厅落座,神色淡然:“没忘。”不等老爷子追问,罗茗岚女士又说:“自今日起,她不仅和沈家不会再有任何关系,和我还有小泽小川也不会再有任何瓜葛。”

    沈老爷子闻言,半晌不知道如何接话:“……”“生出那么个祸害,是我之过,我愧对沈家,愧对小芯和小逸,要是能够回到过去,我硬愿拿掉肚子里那团肉,也不会生出个孽障来祸害自己的亲人!”罗茗岚女士没什么情绪地说着,听完她这话,沈老爷子长叹口气:“你若有错,我何尝没有错?!养不教父之过,不管是那孽障还是沈珺,都是咱们这些做长辈的没教养好,以至于她们一个两个不学好只知道耍小手段害人,罢了,往后你我只当没生过那个孽障吧!”

    罗茗岚女士的眼眶渐渐泛红,她说:“我就想不明了,同样都是我养大的,小芯和小泽小川哥俩不都好好的,怎么偏偏她满肚子装着坏水?是我对她关心不够吗?可我自认为对待几个孩子是一碗水端平,没有刻意偏向哪个,她为何能长成那副德行?面目可憎到让我狠不得掐死!”沈老爷子没做声,他同样不知都是家里的孩子,为何偏偏长出两个“歪瓜裂枣”!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这一年,龙凤胎五岁,兄妹俩的颜值完全继承了叶夏和陆向北的优点,长得精致可爱又聪明伶俐,不过,哥哥洛修源打小性子沉稳,不喜热闹、不喜说话,只喜欢安安静静地待着,要么看书,要么坐在玩具房的地毯上拆卸、组装这样那样的玩具玩儿,总之,稳重内敛得就不像个五岁大的孩童该有的。和哥哥作比,妹妹洛修敏的性子那完全是另一个样儿,活泼灵动,甜美软萌,完完全全是家里人的开心果。

    有这样两个聪明可爱的儿女,叶夏和陆向北没少惹来周围人羡慕的目光。偶尔俩小家伙出现在叶夏正在授课的教室,出现在陆向北工作的科研所,势必引来一波又一波围观和投喂。有的甚至暗戳戳地时常计划着采取“偷娃”行动,好把两小只养在身边,时时刻刻享受投喂乐趣。“源源宝贝好有男神范啊!你们快瞧,他小小一人儿绷着个脸,完全就是一朵高岭之花,让人禁不住为之折腰!”“咱们师公本就是高岭之花,是妥妥的男神,小源源肖父,是咱们师公的翻版,这没什么大惊小怪哒!”“小源源是师公的翻版,小敏儿是咱们叶教授的翻版,一个大仙女,一个小仙女儿,师公好幸福,夜里做梦怕是都能笑醒!”

    有这样两个聪明可爱的儿女,叶夏和陆向北没少惹来周围人羡慕的目光。偶尔俩小家伙出现在叶夏正在授课的教室,出现在陆向北工作的科研所,势必引来一波又一波围观和投喂。有的甚至暗戳戳地时常计划着采取“偷娃”行动,好把两小只养在身边,时时刻刻享受投喂乐趣。“源源宝贝好有男神范啊!你们快瞧,他小小一人儿绷着个脸,完全就是一朵高岭之花,让人禁不住为之折腰!”“咱们师公本就是高岭之花,是妥妥的男神,小源源肖父,是咱们师公的翻版,这没什么大惊小怪哒!”“小源源是师公的翻版,小敏儿是咱们叶教授的翻版,一个大仙女,一个小仙女儿,师公好幸福,夜里做梦怕是都能笑醒!”

    喜欢重生六零:俏田妻,长官宠上天!请大家收藏:(m.guibuyu.cc)重生六零:俏田妻,长官宠上天!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。

    推荐:巫医觉醒https://m.guibuyu.org/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