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十里稻花香 > 第1035章 ,教训
    推荐:巫医觉醒https://www.guibuyu.org/。

    甘州城。

    李府。

    房良吉快马加鞭赶了几天的路到这边,却连大门都没能进。

    无他,李家主子不在家。

    李辰志从凉都回来后,就猜到房良吉可能会来找他,早就想帮妹妹收拾这家伙的他,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,决定好好折腾折腾这家伙。

    自从房家和李家结亲后,房良吉这一脉就又和房家嫡支搭上了关系,这些年没少帮房家嫡支赚银子。

    他可知道,这次房良吉来西凉可是准备大干一场的,房家嫡支不少人都投资了银子,这要是灰溜溜的回中州去,不但会惹人笑话,还会让房家嫡支看轻。

    本就因为房家旁支身份有些自卑的房良吉,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的,肯定会来求他。

    他早就吩咐过门房,房良吉求见,直接说他和妻子不在家。

    看着李家门房敷衍的嘴脸,房良吉心里有些发沉,深吸了一口气,笑问道:“不知三舅兄去了哪里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门房:“我家老爷和太太去巡视葡萄酒厂了,什么时候回来这个小的可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房良吉看了看李家虚掩的大门,心里明白,三舅兄这是故意给他难看的,要不然,作为李家的姑爷,哪怕李家主子都不在家,也该被人请进府好生招待的。

    可是李家没有!

    三舅兄真的不在家吗?

    他知道,这些年因为嘉月的事,李家对他是有很多不满的,可他自觉对得起妻子了,家中中馈一直是妻子在打理,他也给予了妻子足够的尊重,李家还要他怎么样?

    这次的事,三舅兄应该也知道了吧,以李家和威远王妃的关系,肯定会告知三舅兄的。

    如今三舅兄不愿意见他,这是不想帮他了?

    可他若不好,妻子和四个孩子能好吗?

    想到暂房存放在巴木客栈的货物,房良吉忍下心中的憋屈,笑着对门房道:“我会在甘州呆几天,就住在城中的四海客栈,若是三舅兄回来了,还麻烦派人去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门房笑着应下了。

    房良吉再次看了一眼李家大门,才带着小厮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家后院。

    李辰志的妻子邱氏看着丈夫悠闲的陪着儿子在花园里嬉戏,犹豫了一下,还是上前问道:“房姑爷登门,我们避而不见好吗?”

    李辰志神色淡淡:“以前我们就是太好了,才会让房家人蹬鼻子上脸。”

    邱氏:“房姑爷人是不咋样,可是咱们得多为梓璇妹妹考虑一下,如今房姑爷被我们下了脸,万一他回去将火发到梓璇妹妹身上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辰志将儿子交给奶娘,然后才冷哼道:“我们就是太过顾忌这些,以至面对房家人的时候态度不够强硬,才会让房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房良吉偏宠孙氏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,大表妹已经主动帮我们出头了,要是我们再不强硬坚决一些,那可就真的白费她的苦心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邱氏没在多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房良吉在客栈住了几天,期间一直没等到李家人,最后只能派小厮去李府门前候着。

    就这样,半个月过去了,房良吉不放心在巴木的孙嘉月和货物,想早点见到李辰志,不得不厚着脸皮再次来了李家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门房的人就主动说道:“房姑爷,老爷和太太都还没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房良吉深吸了一口气:“他们就没说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门房摇头:“老爷太太每次外出巡视酒庄的时候,短则半个多月,长着两三个月,这都说不准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辰志可能要两三月后才回来,房良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难道要在这里等两三个月,白白浪费这么多时间?

    房良吉武功而返,之后每隔几天都会来一趟李府,他倒要看看李成志要凉他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数次碰壁,一开始房良吉还会在心里埋怨李家的不留情面,到了后来,他慢慢开始后悔带孙嘉月来西凉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八月末,李辰志才答应见房良吉。

    不过地点不是李府,而是李家在城外的纺织厂。

    此刻,房良吉已经没力气在计较这个了,被凉了二十来天,李辰志现在愿意见他就行了。

    房良吉被人领着进了纺织厂。

    看着李家的纺织厂规模,房良吉很是眼热,西凉将士的军服都是李家生产,每年可能赚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而且,西凉这边种植的棉花品质很高,生产的棉布很多地方都很受欢迎,李家在中州的绸缎铺就卖着这边产的棉布,销量特别的好。

    房家也想订购李家的棉布,可惜,被老丈人直接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房良吉心里咯噔了一下,突然惊觉,李家对他的不满其实已经很深很深了。

    “三舅兄!”

    看着从厂房里走出来的李辰志,房良吉连忙收敛情绪,快步上前见礼赔笑。

    李辰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继续和身边的管事说着今年棉花采购的事。

    房良吉见李辰志不搭理自己,就算心里又气,这个时候也不敢插话,只能小心的陪在一旁。

    李辰志将事情都交代好了,示意管事退下,然后才看向房良吉。

    房良吉正想说几句话缓和一下气氛,没想到就听到李辰志毫不客气的问话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在外又娶了一房妻室?”

    房良吉面色一顿,看着李辰志难看的脸色,连忙否认:“三舅兄,你这是在说什么,我的妻子只有梓璇一人呀。”

    李辰志冷笑出声:“是吗,可是据我所知,你在外行商,身边一直跟着一个‘房夫人’。”

    房良吉心里咯噔了一下,知道李辰志说的事孙嘉月。

    孙嘉月在外自称夫人一事,是他的不对,可他这么做也是想做事更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在外行商,少不得要和人打交道,男眷他能接待,可女眷这边就只能嘉月来了,妾室招待说出去难免有些难听,所以他就默认嘉月自称房夫人了。

    房良吉辩解道:“舅兄,你可能是误会了......”

    李辰志直接打断了房良吉:“误会,你那妾室可是好得很啦,直接在威远王妃面前自称房夫人,若是不是王妃告诉我这事,我们一家还被你蒙在鼓里。”

    “房良吉,你扪心自问,自从你和梓璇成亲后,李家照拂了你们家多少,你竟这般对待梓璇,简直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以前为了梓璇和四个孩子,只要你做的不过分,我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没想到你会这般得寸进尺,竟在外头公然以妾当妻,你还有没有把梓璇当妻子,还有没有把李家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房良吉自知理亏,有心想辩解几句,可是李辰志根本没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李辰志冷漠的看着房良吉:“房良吉,你的胆子可真大,哪怕是我李家也不敢公然打着威远王府的名号行事,你倒是厉害,一到巴木镇就说自己是威远王府的亲戚,谁给你的权力?”

    说着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,我知道是为了什么,不过对不起,我可帮不了你,王府的名号,就是颜家也不敢随意乱用,更何况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这次的事,就算是父亲和二叔来了,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看着甩袖离开的李辰志,房良吉追了两步,可后来又停了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来西凉经商的事完了。

    以前他惹李家不满了,李家顶多在生意来往上限制一些房家,可这次却得罪了威远王妃,威远王妃是能将房家从西凉连根拔起的存在呀。

    突然,房良吉神色一震,房家在南边的生意能迅速扩展开,也是因为有了颜家四爷的庇护,若是威远王妃给颜家四爷去了信......

    房良吉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,忙不跌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西凉的生意没了就没了,反正还没开始,可若南边的生意没了,房家是会伤筋动骨的呀。

    小厮见房良吉有些慌张失措,忍不住提醒道:“爷,你也不用太担心了,看在夫人和姑娘、少爷的面上,王妃和李家不会做的太过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果然让房良吉冷静了下来,是啊,这些年李家虽然对他不满,可也没做太过分的事,不就是因为妻子和几个孩子吗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房良吉回到巴木镇后,看到孙嘉月,心里就莫名有些烦躁,这种烦躁在他不得不四处找人收购运送过来的绸缎时,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这次来西凉,他是信心知足的要在这边站稳脚跟的,所以运送过来的绸缎就比较多。

    为了将绸缎卖出去,他还不得不降价。

    这批货物,嫡支那边是出了银子的,回去后,他还得将差价补上去,银子没撞到,还得贴补一些进去,想想就怄人。

    孙嘉月这段时间的心情也不好,她是商人出身,最是知道商人最看重的就是利益,若是因为她,让房家失利了,那她就是再会讨好卖乖,也是讨不到好的。

    “李梓璇,她怎么就这般命好呢!”

    有个当户部侍郎的姑父也就算了,如今还有当王妃的表妹给她撑腰。

    将货物处理完后,房良吉神色恹恹的带着孙嘉月离开了西凉。

    回到中州后,房老爷听说了他们在西凉的事,劈头盖脸的将房良吉狠狠骂了一通,最后还得拿出家里的银子将嫡支那边亏损的银子给补上。

    “日后你出门不许在带着孙氏了。”

    房良吉点了点头,就是父亲不说,他也不会在带了。

    有些教训吃一次就够了。

    房老爷看着儿子,叹了口气:“这些年也是我没管好你,你媳妇那边,日后好生待人家。至于孙氏那里,你还是少去吧,就是孙家,也最好少来往。”

    李家真要动起真格来,可够房家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李家帮扶房家,是看在儿媳和孙子孙女的面上,若儿子连这点都做不到,他们将就别想在得到李家的帮扶了。

    《十里稻花香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趣阁!喜欢十里稻花香请大家收藏:(m.guibuyu.cc)十里稻花香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。

    推荐:巫医觉醒https://m.guibuyu.org/手机阅读。